用阿波罗登月时代的发射台:SpaceX是不是没钱了?

文章作者:lili | 2017-02-21
字体大小:

SpaceX公司19日在肯尼迪发射中心成功发射“猎鹰9号”,这是该历史性的发射平台首次进行私人航天发射任务。但是肯尼迪发射中心的发射台年代久远,早在阿波罗登月时期就在使用。小编的感觉是美国宇航局在淘汰一些旧的设备和场地。而SpaceX公司是一个不错的接盘土豪。同时SpaceX公司也乐于此道,因为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些做营销。论科研实力,他确实需要借力。

  充满故事的发射平台

  美国罗切斯特理工大学在读博士张渊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第一次登月任务和哥伦比亚号事故都是在那里发射的,SpaceX在该平台上进行发射任务可能起到了传承的意义,NASA应该有其战略考虑。”

  这是SpaceX第三次成功在陆地上回收火箭。现在,SpaceX回收的一级火箭总量达到8枚。“龙”飞船的太阳能电池板部署完毕,将在未来两天绕着地球飞行,直到进一步靠近国际空间站。“龙”飞船为目前在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运送了5500磅(约合2495公斤)的物资。目前国际空间站一共有六名宇航员,两个美国人、三个俄罗斯人和一个法国人。太空舱停靠在发射站两天后,宇航员将使用一个57英尺(约17米)的机械臂将其固定。

  太空舱中的物品包括实验航天器自主导航系统;研究免疫系统疾病的医学实验装置;测量臭氧、大气中悬浮物和其他气体的仪器和一个测量雷击强度的雷电感应装置。宇航员之后将为太空舱加载,并让其返回地球,等待科学家在其着陆后修复。

  SpaceX原本计划在2月18日执行此次发射任务,但是在倒计时发现了两个问题,其中一个影响了二级火箭的转向。这迫使SpaceX在倒计时还有13秒时放弃了发射计划,转而在周日实施发射。SpaceX创始人Elon Musk在推特上称:“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问题,飞行是没有问题的,但需要确保它不是问题根源。拿1%的几率去掷骰子是不值得的,再等一天是最好的。”

  这次发射中最引人注意的,并不是火箭再次成功实现陆地回收,而是SpaceX全新的发射平台LC39A。这是一个极具历史意义的发射平台——阿波罗11号在1969年首次将人类送上月球时使用的发射场。2011年7月9日,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从这里起飞后,也完成了该平台的最后一次发射任务。此后,39A暂停运营,一直到2013年,NASA寻求民间合作,与SpaceX签署了为期20年的租赁合同。此次发射也是自2011年航天飞机发射以来,LC39A首次被使用,昭示着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

  服务数十年,肯尼迪航天中心曾担任美国联邦政府最重要的一个航天发射平台。在上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宇航员就在肯尼迪航天中心执行航天任务。在20世纪80年代,它已经成为NASA可重复使用航天飞机的主要基地。NASA目前主要使用的是39B发射台。

  获得39A发射台20年租期,SpaceX打败了另一家私人航天公司,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蓝色起源(BlueOrigin)。SpaceX公司总裁GwynneShotwell表示:“SpaceX将最大化利用39A发射台,从而让商业太空发射和美国纳税人都受益。”SpaceX在肯尼迪航天中心还租赁了40号发射台。

  在2016年9月,SpaceX的火箭在卡纳维拉尔角40号发射台爆炸,致使私人航空公司受到了重挫。当时火箭爆炸的原因也已经明确,是因为其过冷氧燃料变得太冷、太坚固,并与其他化学物质反应点燃。那次爆炸不仅摧毁了昂贵的火箭,也摧毁了舱内的物品,其中包括一个Facebook资助的卫星项目。

  马斯克最初用它自己的1亿美元投资了SpaceX。在与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进行了激烈的竞争之后,SpaceX累计获得了NASA超过65亿美元的货物运输合同,并且最终将承担把美国的宇航员运往国际空间站的任务。SpaceX还与一些私人公司签署协议,帮助其将卫星发送至轨道。此外,SpaceX还有望在2020年前得到美国国防部数十亿美元的合同。

  私企拥有更多话语权

  在39A平台上发射对于SpaceX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此次发射成功,将会让SpaceX的猎鹰任务更加频繁地使用39A发射平台。SpaceX公司总裁Gwynne Shotwell(肖特韦尔)表示,2017年的发射频率将会是两三周一次,而且从下个月起,会重复使用回收的一级火箭。

  2012年7月8日,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从39A发射塔架发射升空,13天后顺利返回地球。这是美国航天飞机的最后一次航天飞行,标志着航天飞机时代的终结。此后,美国暂时失去了载人航天的发射的能力,转而依靠俄罗斯联盟飞船将本国宇航员送入太空。未来,SpaceX将担负起载人航天的使命。

  马斯克曾多次表示,他希望发射载人任务,2016年还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火星计划,成为第一家将无人航天器运往火星的私人公司,早于美国宇航局。但2月17日SpaceX公司总裁GwynneShotwell表示,公司已经将火星计划推迟到2020年启动。“我们原本打算2018年能够实现火星计划,但现在我们觉得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在我们的载人航天项目和重型猎鹰计划上。”

  美国宇航局目前依赖俄罗斯的太空站将宇航员运送至国际空间站。此前SpaceX计划在2018年实现载人火箭和太空舱任务,但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报告建议称,该计划过于乐观。美国宇航局计划在2020年将着陆器送往火星。

  目前虽然特朗普还没有公布他的航天计划,但是彼得·蒂尔(PeterThiel)等人主导的美国过渡政府更加倡导让私人公司领导者加入美国宇航局NASA的PPP(私营公共合作)项目,以提升民营资本在航天项目中的话语权。2016年特朗普与硅谷科技公司领导者会晤时,马斯克也单独向特朗普表达了在航空领域、民营资本和公共资本合作对于载人航天的重要性,并得到了特朗普的肯定。

  目前已经有三名私人企业领导人加入NASA团队,其中前NASA官员CharlesMiller成为“NASA着陆队”(NASALandingTeam)的负责人。另外两名分别是来自于航天贸易集团CommercialSpaceflightFederation的AlanStern以及前NASA太空出租车商业项目的负责人AlanLindenmoyer。事实上,Stern和Lindenmoyer都与NASA有顾问合同关系,目前NASA过渡委员会的伦理事务官员正在评估他们的加入是否存在潜在的利益关系。

  以SpaceX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为代表,美国航天局在PPP(私营公共合作)方面的步子迈得很大。与彼得·蒂尔一起倡导私营企业进入NASA的还有美国前众议院议长NewtGingrich和前共和党议员RobertWalker。他们认为此前命名的NASA领导团队过于偏向NASA的传统合作伙伴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

  以波音为代表的NASA传统合同商和以SpaceX为代表的“新航空”两大阵营的冲突将会是震动未来美国航天界最根本的不定因素。虽然目前在特朗普过渡政府中的冲突还仅仅是象征性的,因为新任命的团队并不能决定NASA的运营,但是特朗普过渡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和施加的影响却令人担忧。

  比如彼得·蒂尔和马斯克是长期的朋友和商业伙伴,这将涉及经济利益。彼得·蒂尔的公司FoundersFund是马斯克SpaceX最早和最重要的投资方。通过加强SpaceX和NASA的商业合作,彼得·蒂尔能获得很多好处。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