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不是万能的:一片药不能代替安全套预防艾滋病

文章作者:bianji3 | 2018-06-17
字体大小:

   艾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液,唾液,外生殖器分泌物传播。汗液,乳腺夜病毒含量微小。安全套也就是起到隔离的作用,,避孕套是物理性的避孕。

   当年汽车安全带法案生效以后,就有研究认为司机驾车时会开得更快、更莽撞,这种现象被称为“风险补偿”。现在,一项关于澳大利亚男同性恋和男双性恋群体避孕套使用情况的新研究表明,在有患艾滋病毒风险的人群中也出现了这种现象,因为这些人认为借助抗逆转录病毒药物(antiretroviral drugs),自己就不会感染上艾滋病毒。抗逆转录病毒药是一类用于治疗逆转录病毒(主要是艾滋病病毒)感染的药物,特鲁瓦达(Truvada)药就是其中之一。不久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还批准了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开发的一种预防艾滋的新药。

图:一种新的预防艾滋病药物使许多人行为更加大胆从而放弃使用避孕套

  这项研究于6月6日发表在《柳叶刀·艾滋病病毒》(The Lancet HIV)期刊上,该研究调查了悉尼和墨尔本约1.7万名男性同性恋者和男性双性恋者,时间跨度从2013年到2017年。试验参与者在研究期间使用暴露前预防措施(pre-exposure prophylaxis,简称PrEP,)药物。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对暴露前预防的定义为“当人面临很高的艾滋病毒风险时,每天服用药物以降低被感染的几率的行为。”同时,美国疾控中心还表示每天使用暴露预防性药物能将性行为中染上艾滋病毒的风险降低90%以上,同时也强调药物和避孕套同时使用会更有保障。现在回到该研究,2013至2017年研究期间,试验参与者中所有艾滋病毒呈阴性者使用该药的比例从2%增长至24%。在同一时间内,报告称与临时性伴侣进行肛交的男性的避孕套使用率从46%降至31%。即使司机驾车更鲁莽,但汽车里的安全带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保护司机的安全。同样,暴露前预防药物效果很好,也可能会抵消高风险性行为的隐患。

  之前有研究发现,使用暴露前预防药的人群在避孕套使用习惯上变化不大。但另一些研究则表明,暴露前预防药的引入与性传播感染(如衣原体和梅毒)的增加相一致,而衣原体和梅毒的增加又是避孕套使用减少的标志。但这一研究也有争议,因为这些感染的增加也可能是性传播感染检测总量的增加造成的。而现在这项新研究有助于解决这场争论。“该研究证明了一个重要的趋势,”波士顿芬威研究所研究肯尼思·迈耶(Kenneth Mayer)说道。迈耶是该研究所研究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的医学研究主任。

    这项研究没有解决风险补偿的影响。作者指出,在2016至2017年间,悉尼和墨尔本地区的艾滋毒传播率都出现了显著下降,这与暴露前预防药物使用增加相一致。该研究的主要作者,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社会科学家马丁·霍尔特(Martin Holt)表示,“我们提倡男同和男双性恋者使用暴露前预防药物,为此我们第一次举行了这种公共活动,因为研男同和男双性恋者在报告避孕套使用情况时前后矛盾。”“有推测说借助新药,染上病毒的风险将不复存在。但只能说初步来看效果还不错,但我有点担心长远效果。”霍尔特说道。

  霍尔特表示暴露前预防效果很好以至于自己对该药使用者都不怎么担忧了。“我们在这件事上很短视,我们只关注了那些用药的人,”他说道。霍尔特认为应该关注一下那些没使用暴露前预防药的人,因为这些人的同伴可能在安全性上更开放,而未用药者容易受到后者的影响,比如他们也跟着不带套,这就会产生安全隐患。霍尔特还表示如果避孕套使用规范改变了,那么艾滋病毒的传播率可能会激增,但他同时表示“这不是完全由男同性恋者造成的。”

  现实是,暴露前预防措施的使用以及艾滋病毒感染者在治疗后很少传播该病毒使得无避孕套性行为的风险已经降低,“性健康”的概念也随之变化,迈耶表示在这种背景下艾滋病毒和性传播感染的预防上需要“一种更微妙的方法”。迈耶称如果有人实在不想总是使用避孕套,那么他们应该做好暴露前预防措施,并且要经常进行性传播感染的筛查。

  霍尔特称暴露前预防药物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本质上是一场“重大的试验”,这需要公共卫生信息宣传活动做出些调整,还称“暴露前预防所产生的广泛影响以及防卫艾滋病的需求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暴露前预防性阻断(PrEP)的服药策略研究,便开启了一个防治上可能的新方向。在发生可能感染艾滋病的高危行为之后,及时服用艾滋病阻断药物,可大大降低艾滋病感染。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